國際觀察
  “未來最重要的問題是美國如何領導世界。”奧巴馬5月28日對臺下的西點軍校學生說,他的底線是,美國必須領導世界,如果美國不行,別國也不行。與12年前小布什總統的西點講話最為相似的是:美國要堅定不移地保持在世界上的絕對優勢地位。用奧巴馬的話說,“美國打算成為未來100年內的世界領袖。”
  這與近年來關於美國是否衰落的爭論貌似形成了鮮明對比,而事實上,這恰恰表現出奧巴馬等人的一種憂慮,那就是:在未來的世界里,美國能否繼續保持領先和優勢地位?
  疲軟不等於衰落。伊拉克戰爭以來,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機後,美國進入了一個相對疲軟的發展階段,但現在說美國霸權旁落,還為時過早。一方面,任何霸權的衰落,都要以另外的霸權崛起作為映襯,而現實是,無論歐盟、俄羅斯還是中國、印度,都依舊難以與美國匹敵,更談不上替代了。更何況,中國等國還是不尋求霸權的國家。另一方面,美國自身的調整和自我更新能力不可小視。
  從大國興衰的歷史考量看,一個國家是否衰落,與三個支點有關:一是信仰,是否繼續保有民族精神和國家凝聚力,人的底線及國家的方向感?二是文化教育,即人們是否熱愛學習和讀書,教育和科研是否發達,創新精神和能力是否不減?三是機制,是否仍然有比較靈活、高效的國家管理機制和危機應對機制?從這三個方面看,美國現在並沒有出根本性問題,所以衰落談不上,只能說是調整中。
  在預測未來方面,並沒有章魚保羅存在。奧巴馬對於未來一百年的預言,顯得太過自信,也太過自我了。它忽視了一個重要的問題,那就是,世界在變化中。如美國人自己所言,互聯網時代使世界變得更平,而21世紀顯然將成為一個智慧取勝的世紀,這意味著,世界的多極化傾向將會愈發明顯,而比拼智慧和文化的未來世界,將會有中國、印度這樣一些文明古國更大的發展空間。
  對於美國所依仗的美元霸權和話語霸權,各國的挑戰將會深刻影響到未來世界的面貌,在這方面,人民幣的崛起和中國人國際話語權意識的增強,都給華盛頓以巨大的壓力。
  頗為微妙的是,美國的霸權憂慮及其多少具有神經質的戰略反應,對於崛起中的中國和其他新興經濟體(尤其是俄羅斯)都是一種新型的挑戰和難得的機遇。
  □張國慶(國際問題學者)  (原標題:美國還能再當“世界領袖”一百年�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s67rsbtri 的頭像
rs67rsbtri

冬甩

rs67rsbt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