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笑
  近日,江蘇第二師範學院科研處退休副教授過某,把一份舉報生物系退休教授王某的材料交給了《現代快報》記者。材料顯示,王某用於申報教授資格的一篇論文存在剽竊行為,刊發該論文的雜誌,已於2008年就此發出“屬學術不端行為,現撤銷其論文”的聲明。過某說,從2008年開始他就不斷向學院實名舉報此事,可惜至今未果。
  有知情者告訴記者,江蘇第二師範學院接到舉報後,學術委員會曾就此事召開過會議,可後來沒了下文。“如果確定他是學術不端,如何處理?是教育廳還是學院拿出處理意見?如果不是,那也應該有個說法吧!”
  不過,王某接受記者採訪時反駁,是自己的學術成果先被別人用了,因不知情導致重覆投稿,“如果我有問題,早就被處理了”。對此,江蘇第二師範學院紀委負責人表示,經查,王某剽竊論文情況屬實,院學術委員會已著手處理此事。
  摘自9月17日《現代快報》
  過去有句話:天下文章一大抄,看你會抄不會抄。文抄公古來有之,究其原因,可能是八股取士給鬧的。寫八股文,材料來源無非是四書五經,顛來倒去的無非是那麼幾句話,不需要什麼新意。說是寫,子曰詩雲的引用倒占了大半。後來八股取士是沒有了,但八股文的影響卻沒有消除。要不然,怎麼後來有了反對黨八股的提法呢?這條愛抄的隱形辮子,看來不好剪啊!
  如今我們都進入微信時代了,愛抄的毛病還是沒改。只不過更便利了,叫複製轉發了。好在都沒把作者名字換成自己,轉來轉去只為了吸引眼球。能換來個點贊,就高興得不得了了。
  說到剽竊論文,那就大不相同了。不說別的,成效顯著,鬧好了能弄個教授副教授什麼的。比不上翰林進士可以做高官,可待遇上可以撈個實惠,你就沒事偷著樂吧!科學論文本來是來不得半點虛假的,卻淪為個人進身的敲門磚,實在是一種悲哀。
  舉報者要討個說法,讓人想起了打官司的秋菊。窮鄉僻壤的秋菊,高等院校里的老師,兩者實在是離得太遠了。可他們的訴求是一樣的,給個說法吧!
  學術上的事,學術委員會應該是明白的。剽竊了就是剽竊了,沒剽竊就是沒剽竊。別讓舉報和被舉報者等退了休,等白了頭。古代曾有位高官總結過為官之道,其中一個訣竅就是個“拖”字。一拖百怨了,一拖萬事休。拖得你精疲力盡,拖得你有苦難言,最終拖得你四大皆空。等到你連解決問題的情緒都沒有的時候,“拖”字訣大功告成。
  做學問不是做官,評教授不是買菜,容不得討價還價,更容不得弄虛作假。科學是推動社會進步發展的重要力量,如果科研成果都摻了水,社會又怎麼進步呢?
  (本期坐堂:張笑)  (原標題:剽竊)
創作者介紹

冬甩

rs67rsbt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